华威手机数码

数据显示现代人性生活次数降至多年来最低值

我们正生活在人类历史上最性自由的时代。四十年来,避孕药的发明、约会软件的问世,都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随着上世纪70年代的性革命发展成熟,社会准则也随之而变,人们对同性恋、离婚、婚前性行为、多重伴侣关系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然而研究显示,我们的性生活次数其实降到了多年来的最低值。

sex.png

今年三月,研究人员在期刊《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上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称美国人在21世纪10年代早期的年均性行为次数比上世纪90年代末少9次,从每年62次降至53次,下降了15%。且各性别、种族、地区、教育水平和工作状态的人群中都存在这一现象,其中已婚人士下降得最为明显。

虽然我们很容易将其看做暂时性的现象,或是研究人类性生活的一大挑战,但这其实是一种全球趋势。2013年,英国国民性态度与性生活调查(NATSAL)发现,16岁至44岁之间的英国人每月性生活次数不到5次;而2000年的调查显示,男性每月平均6.2次,女性6.3次。2014年,澳大利亚国民性行为调查显示,异性恋人群性生活次数为平均每周1.4次,10年前则为1.8次。日本的情况最严重,近期数据显示,在16至25岁人群中,有46%的女性和25%的男性“厌恶”性接触。

为什么会这样呢?虽然有很多简单的解释,但若仔细钻研,背后的原因其实相当复杂。

黄片有罪论

科技进步显然是原因之一,网络黄片和社交软件尤其为甚。

研究人员发现,在线观看黄片有成瘾可能,一些人还试图将“网络性瘾”正式列为一种心理障碍。有专家认为,黄片可成为真实性生活的替代品,降低人们在实际生活中的性欲。

黄片中充满不真实的性爱场面,因此广受批评。研究人员指出,这会引发性欲减退或性功能障碍等问题。2011年,意大利一项针对28000名黄片观看者的调查显示,许多人都会“过度”造访黄片网站。研究人员指出,即使是“最激烈的”性爱场景,这些人也见怪不怪。这样一来,黄片中不真实的场面便导致男人在现实生活中难以燃起性欲,在床上显得“无欲无求”。

一些研究人员甚至认为黄片与结婚率有关。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1500名美国人展开了调查,分析18岁至35岁之间的美国人使用互联网的情况、以及这对他们的爱情生活产生了何种影响。结果发现,互联网使用率越高、结婚率便越低,且这一规律在常常观看黄片的男性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除了黄片之外,社交媒体也是分散人们性欲的重要原因。与性生活相比,人们更愿意流连于手机屏幕。此前曾有研究指出,在卧室中放置电视机会使性生活次数显著减少。而如今社交软件在日常生活中无孔不入,造成类似的影响自然不足为奇。

但我们也有理由质疑上述结论。在黄片对性生活的影响上,研究人员意见不一,还有人认为“网络性瘾”根本就不成立。一些研究人员指出,黄片其实有可能助长性生活次数。例如,2015年的一项研究指出,每周至少观看两次40分钟以上的黄片可提升人们的性欲。该研究测试了280名黄片观看者的性欲,结果发现观看黄片时间越长、性欲便越强,每周观看时间超过2小时的男性性唤起水平越高。特温格、舍曼和威尔斯在研究中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他们指出,虽然人们的性生活普遍减少,但黄片爱好者的性生活次数变化与他人并无显著区别。

社交媒体也是如此。虽然社交软件会干扰人们的精力,但也提供了更多“约炮机会”。研究显示,Grindr和Tinder两款软件或许加速了性生活的进展,使人们在约会中更早、更频繁地啪啪啪,科技对性生活的冲击毋庸置疑,但并非性生活减少的元凶。

疲于奔命

虽然我们梦想着不受工作束缚,但我们似乎越来越为工作所累。西方人的工作时间长得惊人,数据显示,美国全职员工平均每周需工作47小时。因此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工作产生的疲劳与压力也许与性生活的减少有关。

但事实并没这么简单。1998年,在一项研究中发现,全职太太和职业女性的性生活、性满意度与性欲并无显著差别。并且特温格、舍曼和威尔斯也发现,工作越忙碌、性生活频率往往越高。

但这并不意味着工作对性生活毫无影响。事实上,工作影响的不是性生活次数、而是质量。糟糕的工作可能比失业更不利于心理健康,对性生活亦是如此。压力与性生活减少、性满意度降低的联系尤为明显。

例如,苏黎世大学的盖伊·博德曼恩(Guy Bodenmenn)和他手下的研究团队在2010年用了3个月时间,对瑞士的103名女学生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受访者自报的压力水平越高,性生活次数和满意度就越低。压力可产生多重影响,如改变荷尔蒙水平、使外表变得消极、使人质疑恋爱关系和伴侣、增加用药和饮酒量等。这些都与性生活减少、性欲降低有关。

现代生活

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思考心理健康和生活质量的变化对性生活造成的破坏。特温格、舍曼和威尔斯认为黄片和工作时长对性生活的影响有限,而幸福感的降低才是主要原因。过去几十年间,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出现了心理健康问题,多为抑郁症和焦虑症。

抑郁与性生活和性欲的减少显著相关。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伊万·阿特兰迪斯(Evan Atlantis)与托马斯·苏利文(Thomas Sullivan)发现的证据有力说明抑郁与性功能障碍和性欲减退有关。利用这一证据,再加上明显增多的心理疾病问题,特温格、舍曼和威尔斯指出,人们幸福感的下降与性生活的减少存在一定关联。

研究人员认为心理问题与现代社会带来的不安定感有关,对年轻人而言尤其如此。年轻一代的性生活减少得最为明显。特温格的研究显示,千禧一代的性生活次数比X世代(特指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出生的一代人)和二战后“婴儿潮”世代在同样年龄时都要少。工作与住房变动、对气候变化的恐惧、公共空间与社交生活的破坏……都是导致心理问题的重要因素。

因此,性生活的减少也许与现代生活的本质有关。这一现象不能被简单地归结为一两个问题,而是许多因素的共同产物,包括工作、不安定感和科技带来的现代生活压力。

性生活的减少也许使一些禁欲派人士欢欣鼓舞,但性爱十分重要,它可以增强幸福感、使你更加健康、甚至能提升工作满意度。最重要的是,对大多数人而言,啪啪啪本身便是一种乐趣。

因此,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努力寻求解决方案。今年2月,瑞典上托尔内奥(Overtornea)的地方议员珀尔·埃里克·穆斯科斯(Per-Erik Muskos)建议每周给550名政府雇员1小时带薪假,让他们回家啪啪啪,并称这“可以为爱侣们提供独享二人世界的机会”。

日本对这个问题琢磨已久,骤跌的生育率更使日本政府倍感恐惧。孩子出生后、夫妻可得到现金奖励;政府还鼓励企业给雇员更多休息时间、让他们回家造人。此外,各地政府也通过多种手段鼓励人们生育,如向大家庭发放购物券、建立政府批准的约会网站等。澳大利亚政府也采取了类似措施。2014年之前,新生儿父母可领取“生娃奖金”。但问题在于,这些解决方案只能起到暂时效果,无法解决导致幸福感降低的结构性问题。

既然这是个多维度问题,解决问题也需从多种维度入手。我们需要追溯到西方世界心理危机的根源所在,如工作和住房的不安定感、对气候变化的恐惧、公共和社交空间的丧失等。这不仅能帮助人们更好地享受性生活,对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也是一大福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17年5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1782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4
  • 标签总数:1
  • 评论总数:2
  • 浏览总数:44727

Powered By Z-BlogPHP 1.5.1 Zero Theme By 爱墙纸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网站地图